总想给自己放个假
  • 分类:胡言乱语
  • 发表:2020-01-14
  • 围观(921)
  • 评论(0)

好的我终于放假了。

我有太久没在网络上记录我的下落。

已经能比较妥当地安排学校内的事和学校外的事,这是一年来的一大进步,如此才能更加游刃有余地向校外拓展。

最近过去的几个月,实战内容比较多,学习内容占比比较少。纸上学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说的不无道理。

但很长时间连续的实战,又很大程度上让我意识到要更多地学习了。回来的火车上,看好几个方面新知识时都有很愉悦的感受。

听到一个段子: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

王兴

2019年的互联网似乎没有大鱼掀起浪。这应该不止是因我信息摄入减少。令大多数互联网从业者不安,却又无人提及的是:这有可能是真的。

大多数互联网人都不愿接受过去的一年是没有大浪的一年,因为这对大家都不是好消息。

自2018年的寒冬开始,互联网界的声音再没有了创举与红利,新闻中只传来媒体人对“资本家老板”的描写,但是,争议和谴责是没有用的,他永远改变不了资本家与员工的剥削关系。唯有红利来临,才能大家都笑脸赚钱。当然,对任何行业都是如此。

潜移默化间,主流媒体也已经开始用码农来称呼这个群体了,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寒冷,裹紧了被子,闭口不谈只字不提,但终归自己知道:确实是个互联网上搬砖的角色。人民日报的年末长图里,程序员也是画在了与外卖小哥同样的位置,真实而深刻。

过多的焦虑万万不可贩卖。这文字也和何时敲出来有关,或许到了这下一个明天早起,我又想到了这众生皆苦,又觉得码农还是能敲下去。

三百六十行,行行转码农。

休矣休矣。

行业本就不是应该代入的判断标准,自始至终都是以个人能力作为判断标准。

共有 0 条评论

Top